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天地 > 情感电台

从周天子与齐桓公的信用看社会契约要义

时间:2019-06-10 12:00   编辑:本站

从周天子与齐桓公的信用看社会契约要义

从周天子与齐桓公的信用看社会契约要义时间:2016-06-2217:06来源:作者:小高点击:次  春秋末年,诸侯争霸。

齐、鲁连年战争,鲁国当然不是东方大国齐国的对手,屡战屡败,齐国侵占了鲁国大片土地。 大兵压境之下,鲁庄公屈膝求和。

在结盟典礼上,鲁国的一名将军曹沫,突然手持匕首挟持齐桓公,众人皆惶惶不敢动。

桓公问曹沫:“子将何欲”曹沫说:“齐强鲁弱,而大国侵鲁亦甚矣,君其图之。 ”桓公于是答应归还侵略鲁国所得之地,曹沫便放了齐桓公。 事后,齐桓公非常愤怒,想反悔不还,管仲劝说:“不可。 夫贪小利以自快,弃信于诸侯,失天下之援,不如与之。 ”于是,齐桓公归还侵鲁所得之地,诸侯闻之,皆服于齐国。

于法于理,在人身威胁下做出的承诺,可不算数。 齐桓公在愤怒之后,反复权衡之下居然履行了在威胁之下做出的承诺,不失为一代霸主。 管仲比周朝大夫王孙满更早懂得“天下在德不在鼎”这句话。 在礼崩乐坏的春秋末年,大国君主一言九鼎,在人身威胁下的承诺都能执行其信用,弥足珍贵。

自此之后,齐桓公在诸侯间有了无可争辩的权威地位,诸侯间的纷争皆由齐桓公裁决,对侵犯周王朝的游牧民族的战争亦由齐桓公领导,周天子赐予齐桓公“方伯”地位,齐桓公成为诸侯之长,齐国遂霸天下。 周王朝的灭亡过程也值得深究,持续了数百年才因贫困而亡,中国历史上,王朝更替出现大规模屠杀前朝皇族事件,屡见不鲜,相比之下周王朝的灭亡,可算是“和平交接”了。 自平王东迁以后,周天子的地位一落千丈,连国都附近都有山戎骚扰,周王室无力驱逐。 楚庄王在一次帮助周天子驱逐了成周附近的山戎部落之后,对这个有名无实的王朝起了觊觎之心,陈兵洛水河畔,思虑灭周。 周王朝名义上派出王孙满去劳军,实则打探楚王意图。

楚庄王面对周天子的使者,傲然询问周朝九鼎的轻重,意思是周王朝已没有资格统治天下。 王孙满接下来的回答流芳千古“天下在德不在鼎。

”周王朝的“德”是什么是维持封建制度。 周公主导的封建体制,一代代分封下去,周天子作为大宗,从未对分封有过吝啬。

在周王朝灭亡的时候,周天子统治的土地实际上只相当于今天一个乡镇的大小。

土地通过分封逐渐脱离中央控制,以至于在面对秦昭襄王的进攻时,连组织军队的钱都没有,需要向国都的富户去借贷。

由于周王朝财政空虚,还不起钱,富户们就堵在王宫门口要账。

这种情况在以后的王朝中是绝对没有出现过的。 周王朝从来没有试图把已经分封给小宗的土地收回,这有点类似西方贵族向国王宣誓的誓词:“与你一样优秀的我们向你宣誓,没有人比我们更能接受你作为我们的国王、我们的君主,你也要保证尊重我们的自由和法律;但是如果你违约,我们也违约。 ”历代周天子们从不违约。 可以说周王朝是因为遵循封建体制、坚守对小宗的信用而亡的,这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可八百年的统治期,在中国历史上仅此一例,独领风骚。

之后中国历史上的短命王朝,国灭后皇族大都遭屠戮,从这方面看,周王朝是幸运的,子孙们正是由于对诸侯的威胁小而大都得以幸存下来。 虽不再拥有显赫的地位,回归于普通百姓,对王族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天大的幸运这也算是诸侯们对周王朝信守封建制的报答吧!法国大思想家卢梭认为,社会秩序乃是为其他一切权利提供了基础的一项神圣权利,然而这项权利决不是出于自然,而是建立在约定之上的。 在社会状态下,一个人失去了在自然状态下为所欲为的权利,而他得到的,将是社会对他安全、财产等权利的尊重和保护。 人类从自然状态走出,开始建立起由陌生人组成的社会。

人出生在社会状态下,就默认与这个社会签订了一份契约。

这个社会不同于自然状态下的弱肉强食,他的出生与成长都受到这个社会的保护,这是他所拥有的权利。

在这份社会契约中他所尽的义务就是尊重他人的安全、财产等权利,并接受既定的法律与道德约束,一切违反法律与道德的行为从本质上说就是人丧失了作为社会的一员应当遵守的信用,违反了社会契约。

明末清初著名的思想家顾炎武所谓“亡天下”论,即是社会契约普遍得不到执行,社会信用无限接近于零点,其后果就是重回“率兽食人,易子而食”的自然状态,齐桓公以归还鲁国失地事件,建立起以“信用”为基石的权威体系,在一定时期内避免了自然状态的重现,推迟了战国的到来,使当时的社会契约基本得到履行。 而齐桓公以“信用”称霸成了范本,日后乱世中的英雄豪杰们则极尽所能地模仿与学习。

据说商汤还是部落首领的时候,曾经问当时的智者伊尹:“我想取天下,怎么样”伊尹回答说:“您老人家想取天下啊取不了,天下只能取您。 ”天下只有一个,只有做到符合天下要求的人,才能成为王。

这个要求是什么呢遵守社会契约的人是合格公民,不仅自己能做到,还能够把天下从自然状态拉回到社会状态并使其繁荣的人,才有资格称王于天下。

齐桓公虽然是对一国守信,但却是出于称霸天下的考虑。 而之后的秦穆公,则是青出于蓝胜于蓝,把信用抬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当时晋国内乱,秦穆公帮助逃亡在外的晋国公子夷吾即位,即晋惠公。 晋惠公当时许诺以河西五城作为对秦国的报答。 但晋惠公没有齐桓公的气魄,即位为君后就反悔了。 秦穆公震怒,可晋乃大国,秦穆公也无可奈何。

没过多久,晋国连年灾害,颗粒不收,仓廪空虚,无奈之下厚着脸皮向秦国求救,秦穆公虽然痛恨晋惠公,却可怜晋国无辜百姓,于是派大量船只运载万斛粮食,运粮的白帆从秦都到晋都,八百里水路首尾相连,络绎不绝,史称“泛舟之役”,避免了晋国出现“率兽食人,易子而食”的惨剧。 孔子后来周游列国,到秦国时听说了这件事,不禁感叹“以穆公胸怀,霸小矣,当称王于天下”。

或许,孔子当时已经意识到,在礼崩乐坏的时代,仅仅做到自己履行与社会的契约是不够的,而且还应帮助、引导天下人摆脱自然状态下的野蛮,才能够“平天下”,所谓“内圣外王”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