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天地 > 情感电台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为什么替明人效力!司礼监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12 07:04   编辑:本站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为什么替明人效力!司礼监最新章节

魏良臣很为难,也很尴尬,都说要赏了,却拿不出东西来,这实在是有损钦差副使、两殿舍人的威仪。

要说钱财嘛,良臣其实还是有的,魏家岭关守备陈大道送了他三百两银子外加两颗东珠,奈何他为人老实,把这账往上报了。 这会若是拿出来赏人,事后怕万历他老人家不高兴。

毕竟,这位爷对钱财看的比较重,没入他耳目倒罢了,这都上眼了,要是再弄没了,恐怕不会干休。

苍蝇再小也是肉,万历为了五百两能给高淮的福阳店题个字,良臣不敢保证他是不是真的属于见钱眼开那种人。

贵妃那边都发话了,看你魏舍人能收多少礼。 这话,看着是玩笑,实则饱含深义,是安慰,也是鼓励,更是寄予厚望啊。 良臣得三思而行。 替万历斩城隍,那不用花本钱,自己捞名声,万历也沾大光,皆大欢喜。 可这实打实的拿钱出去,要是万历觉得亏本,那就不划算了。 再说,这帮子降倭同样也入了魏良臣的法眼,他在想着怎么从万历那弄个编制安置这帮降倭,所以,轻易他是不会替别人做嫁妆的。

收买人心这种事,当然得挂自己名,亲历亲为了。

然而,这都等着呢,不赏也得赏。

舍人金口一开,哪能收回呢。

魏良臣着急了,急中生智,拿眼去看李维,李维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连连摇头:“大人,真没有。 ”“我知道你没有。

”良臣微哼一声,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李维身上的飞鱼服。 “这可使不得!”李维想到什么,瞬间急了,飞鱼服可是他锦衣卫的标配,这衣服赏了降倭,他穿什么。

唇亡齿寒,田刚也下意识的往边上站了站,唯恐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先借我用用,回头给你弄件新的。

”良臣努力在脸上挤出笑容。

“不成,不成。

”李维打死也不干,弄丢了官服,回去他要吃挂落的。

“这里这么多建州首级,你就不想分上几颗?衣服的事好办,这功劳可不好办。 ”魏良臣开始诱惑李维,明军以首级计功,今儿这事往上一报,那就是边功。 “这…”李维有些心动,但还是犹豫着。 “大人,要不用我这件吧?”说话的是田刚,一边说一边已经开始解扣。 这让李维气的牙痒,连忙道:“就用我的,就用我的。

”说着以最快的动作解开扣子,将飞鱼服脱下送到魏良臣手中。

田刚慢了一步,很是不岔。

他这小旗都当多少年了,锦衣卫不比边军,升赏有的是机会,完全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上面没有人关照,你一小旗能做到死。

这好不容易碰上个军功的机会,李维这厮还给抢了,不由愤愤不平:你小子早干嘛去了,偏我要脱,你就来抢。

魏良臣没空理会田刚的不平,拿着李维的飞鱼服纵马奔到一众正在欢呼的降倭面前,然后一指那个甩费扬古首级的降倭,将飞鱼服凌空抛给对方,喝了声:“宝马配勇士,好衣配英雄,此乃我大明天子亲军飞鱼服,本使赏你了,望你等从今往后好生为我大明效力,做一个良心大大好的武士,你们的明白!”“明白,我们大大的明白!”降倭们听得懂汉话,一个个羡慕的看着山下兵次郎手中那件飞鱼服。 这衣服,他们中不少人曾经在朝鲜见到过,知道这衣服的确是明朝皇帝亲军才配穿的。 现在,小大人将这件衣服赏给兵次郎,无疑是对他们表现的最好认可。 “大人的赏赐,我的…努力!”兵次郎捧着衣服,“扑通”跪在地上,热泪含眶,朝马上的魏良臣重一磕头。 “愿为大明皇帝效死,愿为大人效死!”众降倭亦是跪地磕头,屁股翘的比脑袋高。 “很好,去吧。 ”魏良臣没敢看那降倭手中的费扬古首级,在马上满意的点了点头,大手一挥,众降倭顿时意气风发的随大队继续追赶北逃的蛮子。 身穿飞鱼服的山下兵次郎冲在最前面,恨不得所有人都能看到他。 沿途的降倭们见状,都是惊诧,等到知道是明朝的大人赏下来的,一个个不由更是充满精神,望着那些在林中逃窝的蛮子,眼睛中血丝都是红的。

……..“费扬古呢!”洪太主跑出里许路后,才发现费扬古没有跟上来。

费扬古的亲兵戈什哈流着泪将事情告诉了洪太主。

洪太主听后,呆了一呆,神情痛苦,鼻子亦酸的难受。 未有多久,他拿衣袖抹去泪水,继续带着剩下的旗兵们逃窜。

他不能让费扬古白死,只有活着回到建州,才对得起死去的费扬古,才有可能在将来替费扬古报仇。 明军和倭奴们紧随在后,建州兵们恨不得多长两条腿,他们的动作已经够快,可那些明军和倭奴却死死咬着他们,怎么也甩不掉。 又有几个落后的旗兵被明军杀死,跟在洪太主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好在,密林同样也影响了追兵。 小半个时辰后,后面的明军和降倭已经不见了踪影,但是追击的声音却还能听得见。 翻过前面的山头,山脚下有条河流,费扬古之前在进山追击时,曾留下几个人和几十匹马在那。 有了马,洪太主就能甩脱明军。 一路逃奔让洪太主和旗兵们都是累得大口喘气,包括洪太主都想停下歇歇脚,可他们知道停不得。

一旦被明军再追上,他们就再也不可能甩脱。 一个旗兵累的虚脱,瘫倒在地,洪太主想要让人将他扶起带上,可话到嘴边却什么也没说,只继续咬牙往前。

一个又一个的旗兵经过那倒地旗兵身边时,谁都没有停下。

那旗兵看着不断过去的同伴,也是紧咬双唇,什么也不说。

他知道自己的命运,但他真的走不动了。

树林开始变得宽阔,旗兵们精神一振,他们已经看到了远处的河流,甚至听到了马叫声。

“快,快!”洪太主不断的催喝着,突然,奔在最前面的几个旗兵却惨叫一声倒地,旋即有身穿红衣的伏兵杀出。

明人堵住了去路!洪太主大惊失色,众旗兵也是面色大变,他们不知道明人是怎么绕到后面来的。

不少旗兵已经绝望,前有伏兵,后有追兵,他们根本不可能再逃出去。 洪太主心里很慌,也很怕,但他没有绝望,有一线希望他都不会放弃,除非所有路都已经走绝。 “杀过去!”洪太主怒吼一声,“明人围住了我们,我们已退无可退!你们都随我冲,冲出一个是一个!若我不幸战死,你们告诉我的阿玛,一定要替我报仇!”“杀!”数十旗兵听了洪太主的叫喊,迟疑了一下后,用尽最后的力气向伏兵冲去,正如八阿哥所说,他们已经没有退路。 以逸待劳的伏兵迅速和冲过来的建州兵砍杀在一起,十数个建州兵甚至还没来得及挥动武器就被伏兵剌死在地。

后方的追兵喊杀声再次响起,洪太主奋力挥刀迫退一个明人伏兵后,突然发现对方很是眼熟,不由惊叫起来:“塔赖,怎么是你!”“八阿哥,是我,没想到吧!”那个叫塔赖的女真人是郑铎手下的刀手,而在参加飞虎军之前,他是正黄旗的旗兵。 因为分赏不公,他一气之下叛逃建州,在辽东境内做起了马匪。 洪太主认识塔赖,是因为几年前塔赖曾经为他捉过一只幼鹿。

“塔赖,你是女真人,为什么替明人效力!”洪太主惊怒交加,他无法接受身为女真人的塔赖会杀他这个主子。 “八阿哥,我已经是明人!”塔赖没有任何犹豫的再次挥刀向他昔日的主子砍去。

女真人,不一定都是你爱新觉罗家的奴才!..............感谢一了班长100元打赏!。

  猜您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