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天地 > 情感电台

口述:势利老婆误中美男计被坑十万块还死不悔改

时间:2019-07-12 20:29   编辑:本站

口述:势利老婆误中美男计被坑十万块还死不悔改

  每逢周末,几个兄弟姐妹都会回家。 陪陪两位老人,聊聊天说说话。 “司徒莎没什么事吧?”“二姐,怎么了?”我望着娇妻的美好背影,没觉得她有异常现象。 她正在厨房忙乎,母亲理所当然的从旁指挥。

最是和睦的家庭画面,我微笑的安静欣赏。

二姐接下来的话,让我无法继续淡定:“她找人借钱。

”  我们家没有财政危机,我在邮政、她在国企。

除去必要开支,每个月尚有盈余。 “二姐,她找谁借钱啊?”二姐再三犹豫,说:“王海燕,我同学的小姨子。 ”哦,她的闺蜜。 问题是,她干嘛要借钱?“我回去问问。 ”“别说我说的。 ”二姐欲言又止,两姐弟无须有所隐瞒。

看来,问题的关键是司徒莎。   最近几个月,司徒莎极其热衷瑜伽减肥。

其实,我更喜欢肉肉的女人。 颇有手感,抱着也更加舒服。 司徒莎可不这么想:“你巴不得我像个欧巴桑。

”天大的冤枉,还永久剥夺了申诉权利。 既然她喜欢锻炼身体,就由得她去。

总比逛街更有好处,那个简直就是花钱买罪受。

不过,瑜伽班的费用贵得离谱。   话说回来,物有所值——甚至,超值!司徒莎的S体型,越见婀娜多姿。 身边站着俏佳人,连脸面都觉得顿时亮堂起来。 女人嘛,只能看不能动那是很悲催的事情。 自从司徒莎练习瑜伽之后,与我温存的次数明显减少。

她总说:“好累嘛,别吵我。 ”今晚又是以同样的理由,及时挡住了我那只蠢蠢欲动的手。   综合所有的蛛丝马迹,我开始怀疑:司徒莎的反常,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她的保密工作如此到家,我唯有向王海燕下手。

我请二姐安排,几经周折终于见到王海燕。 我开门见山:“这件事对我们都很重要,希望能够得到你的帮助。 ”“借钱而已,有那么严重?”“丽娜说投资失败,需要五万周转。 ”  司徒莎自己有私房钱,全部用上还不够——这个坑有多深,可想而知。 我们没做任何投资,她在撒谎。

心里郁闷无处发泄,适逢司徒莎再次床上罢工。

这回,激情我的新仇旧恨:“你到底什么意思?”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是病猫?“什么什么意思?”司徒莎心虚,说话都结结巴巴的。 “五万?给谁的?”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炸响在司徒莎的头顶。 “你最好说实话,隐瞒无济于事。

”我的话语,比想象中的还要冰冷。 心理攻防战,这是我的强项。

“就是,投资啊。

”“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亲爱的,给我一次机会。 我和张明,玩玩而已。

想不到,他那么无耻!”张明,她的瑜伽教练。

“你对得起我?”  继续攻心为上,几乎接近事实的真相。 “掩口费十万,否则……不,我不要失去你。 ”司徒莎语无伦次,我还是听明白了:美女难过猛男关,于是两人相约酒店缠绵。

整晚翻云覆雨,事后男方占了便宜还想要钱。

我与司徒莎都有固定单位,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人言可畏,不如给钱就当破财挡灾。   “告他勒索啊!”我气愤的挥舞拳头。 “我,自愿的。

”司徒莎泪眼汪汪望着我。 是,她自愿与男的上床;是,她自愿给男的十万。

作为男人,纵然大方也无法容忍与别的男人共享自己的女人。 我开出十万支票,甩在司徒莎的脸上。 然后呢?我不可能当一切没有发生。

将来会是怎样?头痛,何去何从呢?文章标题:口述:势利老婆误中美男计被坑十万块还死不悔改文章地址: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