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天地 > 情感电台

“流浪大师”是面照妖镜

时间:2019-06-09 19:02   编辑:本站

“流浪大师”是面照妖镜

时事聚焦流浪汉沈巍已经在上海街头流浪了26年。

他大概不会想到,自己会一夜之间突然走红,成为备受网友追捧的大师。

原来,衣着破烂且满身污垢的沈巍有个独特的爱好,在捡垃圾之余,他经常蹲在地铁里或路灯下看《尚书》《论语》等书籍,且说出来的话颇具文采与思辨性。 他的身份和爱好极不对等,外形和谈吐形成了巨大反差。

于是,当有人把他的视频发到了网上,沈巍很快就红了。

沈巍在网上走红后,一些人嗅到了商机,就凑到他身边,想直播他的生活,想请他给自己的产品做宣传,想跟他合影赚点流量……这些人,大多是主播、微商,哪里有话题和热度,他们就凑向哪里。 他们称沈巍为流浪大师,甚至还激动地说:小丑在庙堂,大师在流浪。

围绕流浪大师的身世,各种悲惨的故事也被编了出来:博学多才的流浪者、复旦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妻女车祸过世……这些其实都是有人为了增加噱头而编造的谣言,随着事件的发酵,沈巍的真实身世逐渐浮出了水面。 热点背后沈巍今年52岁,他出生在上海,从小跟外婆一起生活。

他爱看书,喜欢文学历史,但是家里兄弟姐妹众多,父母没钱给他买书,他就自己去捡废品,用换来的钱去买书。

久而久之,他养成了捡垃圾、给垃圾分类的习惯,因为这个缘故,他被垃圾羁绊了大半生。

大学毕业后,沈巍进了上海徐汇区审计局,当了一名公务员。 在单位里,他发现同事印资料都只印一面,用过了就扔掉。

从小习惯节约的沈巍有点不忍心,便在同事下班之后,把单位里的垃圾桶都翻一遍,找找有没有能用的东西,回收起来。

后来有一次,沈巍翻垃圾桶的时候被一位女同事看到了。

第二天,领导就找他谈话,说大家都觉得他很奇怪,有垃圾收集癖,让他收拾东西回家休长病假。

这一休就是26年。

离开单位后,沈巍仍旧习惯每天出去捡垃圾,家人不理解他,邻居也接受不了他,他索性彻底离开家,独自流浪。

看到网上谣传的离奇身世,沈巍亲自辟谣,说自己毕业于一所普通本科学校,至今未婚,所以也不存在妻女车祸去世的传闻。

如今,网上的意外走红给沈巍的生活带来了极大困扰,他没办法出去捡垃圾了,也不能在地铁站或路灯下安静看书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躲了起来。 于是,一出出围堵流浪大师的闹剧开始上演。

深度解析从网上流传的诸多视频来看,沈巍确实表达流利,对传统文化有一定了解,但是,称其为大师显然是过了。

他本人也连连否认大师称号,称自己只是一个读了不少书的人,才不是什么大师。 事实上,那些举着手机围堵沈巍的人,真正关心的也并不是他的学问和思想,他们所追逐的,是他作为一个网红所能带来的流量、点击和打赏。 有感于此,有网友留言说:流浪汉并不是大师,那些围堵他的人倒真是小丑。

流浪汉不一定有病,那些围着他蹭流量的人肯定是病了。 近年来,网络直播和小视频风靡一时,它们的入行门槛几乎为零,但是却存在轻松致富的可能,于是很多人疯狂地投身其中。

为了博眼球、赚流量,他们无所不用其极。 有人挑战道德底线,传播低俗、无节操的内容;有人挑战法律底线,直播中涉黄涉毒。

更有甚者,大飞因直播喝油喝酒而猝死;极限咏宁因直播极限运动而坠亡。 虽然不能因为一些负面事例而否定整个行业,但部分直播和小视频的内容确实带坏了社会风气。

好在政府作为管理者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开始加强对各直播、视频平台的监管,对部分挑战法律底线者进行了惩处。

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写道: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我们决不能让低俗内容把网络文化变成一场滑稽戏,更不能让它们败坏社会风气,进而侵蚀全民族的文化和精神。 作为新时代的网络原住民,我们应该主动抵制网上的低俗内容,不跟风,不传播,净化网络环境从我做起。 希望追捧流浪大师的热度可以快点消退下来,还沈巍一个平静自由的生活。 也希望网络环境日渐干净健康,网上热播的内容更加真实、理性、有内涵、正能量。 适用主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