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天地 > 情感电台

战地记者——瑞士徒步(四)

时间:2019-07-10 20:37   编辑:本站

战地记者——瑞士徒步(四)

  (四)斯皮茨到因特拉肯    这篇游记,整整的迟写一周了,因为发生一点事。

对于时间,我永远的贫穷,这常常使我焦虑和紧迫。

今天伙伴们向阿劳前进,我躲在陋室休整,也来补上未完的功课。

    斯皮茨和因特拉肯,双双上榜在瑞士最美十大小镇之中,通连这两座小镇之间,有一条很美的徒步路线,依山傍水,美不胜收。

那正是我们要去的。

    一行11人,在斯皮茨火车站全部到齐,开始跋涉。 没有大侠,大侠病中。

距离车站仅百米左右,便是斯皮茨古堡和古堡教堂,据说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依然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筑。 保存完好,甚至看不出旧的痕迹。

瑞士关于珍存所用的心思,总是处处可以得见。 古堡与教堂之间,有一块大的草坪,是时,天空中正洒下阳光,把绿草照得熠熠生辉,有人建议来一张合影,大医又特地为大家设计了一个飞鹰展翅的造型,于是恒久的把一张张灿若群星的笑脸定格下来。     然后就几乎是沿着图恩湖畔前进。 瑞士属于内陆国,不临海,却有许多的湖泊。

而且那湖,皆为冰山上的积雪所化,常常是纯净得能将你的灵魂悄然的洗涤和浸透。

看着那澄澈的湖水,有些些瞬间,你恐会发觉自己似乎怀疑着自己的存在,仿佛是醉了,醉入了那深不见底的湖里,做了一粒石子或一株水草了。

    而湖,如果仅仅是湖,你又会觉得缺少一点什么,但瑞士的湖,背后皆有群山的环绕。

阿尔卑斯,敞开它结实而温暖的怀抱,深情的将图恩揽住。 加上那树、那花和草、那城池小屋、那湖中游弋的天鹅野鸭、那尽管有些阴也仍在默默俯瞰这一切的天空,构成的画面,唯美而生动,恬静而幽柔。

    然而尽管是深秋或者初冬,有一份灿烂,却在前方等我。 那是红叶。 真正的红了。

前阵子在别处所见的红叶,总遗憾其色彩还不够浓烈,不够震撼,而此处一路的秋叶,格外的红了,或者是橘黄,也到了极致。

树上满枝,而地上也铺满了。

小路不那么宽,树枝就从路的里侧像手臂一样探出来伸到湖岸,体态婀娜而自然,像专为小路置下一个穹顶,把你网在那美妙的感觉里。 脚踏软软的黄金甲,身披它那样的艳红,我们的心因为感动而狂热的跳着,一次又一次驻足,镜头就没命的贪婪的捕捉。     徒步路线也会绕道半山上。 半山上,住着瑞士居民。 他们的屋舍,都是独立的小别墅,三两层,橘色的屋顶,不会群聚太多,几座就好。

然后隔一段距离,又几座。 满目青翠的山野,点缀着这些屋宇,从屋宇可以俯瞰图恩美湖,可以赏阿尔卑斯四季幻景,可以看天空云卷云舒,天气变了又是烟雨朦胧,真是幸福的居所呀!但瑞士人惯于安静,我们打他们门前行走说笑,有了一点人声,都可引得他们到露台来探探:何许人呢?那表情,或者茫然,或者就挥出手来与我们招呼。

    这次的午餐,丰盛得我无法枚举。 大医做好的烤翅,用锡箔纸裹了一层又一层,再外加保温袋,使吃的时候还热热的呢!好可爱的孩纸是不?但可怜的,今日没有餐桌,在一座条凳上搁满菜,迎着风,大家自找位置站着,就乐呵呵的解决了。 吃完后继续前行,看到了路线上特别预设的餐桌和休息房,还有烤具,大家悔得肠子都青啦!    这次徒步,路相对平,坡不陡,难度低,但路线蛮长的。

yy老师匆促出门,穿错鞋子,午餐过后不得不和我们中途告别,好在蓝莓老师陪伴着她。

    一路欢歌,一路美景,没遇上几个人,但见到了几匹马,几只小兔。 马,在一块草地中吃草。 毛为杂色,有一匹白头灰身的,那刘海实在过长了,遮了眼睛,不过看起来颇有一些温柔。

它们或许对人类怀着深深的友谊,就像圣莫里茨的马一样,见到我们来看它们,甚是喜悦,走到围栏边上来与我们近距离亲热。

我们要离开,也不舍似的,还要跟随,但当做出那样的举动的时候,我们立即听到了马的惨叫嘶鸣,原来主人在设为围栏的线圈里通了电!OHMYGOD!令我心疼着。

不过据说只有12伏,不碍事的。 主人却可以不担心马会乱走丢失了。

    那些小兔也围在一个范围内,有屋有空地,还算宽敞。

这小兔和国内的长相也不那么一致,接近赭黄色,有通体一色的,也有的间着白色,身肥,耳朵也肥肥的耷垂着,眼睛瞳仁深黑。

但一样爱吃草。

我随手拔下几片叶喂它们,它们就很开心的过来吃。 我与它们有几分自然的亲近,因为原我也是兔子一枚。

    瑞士地虽不广,但人口相对稀少。 生命的痕迹我们常常要去动物的身上寻觅,动物们也乐得在来往稀疏的行人身上寻求关注和温情。 但也许恰因为此,才有这样的湖光山色和美景。 没有污染,没有破坏,没有凌乱。 相反,每一步都是风景,每一处都具有风情。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美?无法用言语形容,所以我们群里流行着一句话:美得实在让人受不了!    雪山平湖,层林染赤,满坡蛮野的翠草地,曲径通幽深,我们一路行,一路戏语,很快,夜幕就临近。 到达因特拉肯的时候,天已如墨。

但这座宝石般的小镇,临街的商店还灯火通明,精彩持续的上演着。 小广场上,玩跳伞的,正不疾不徐,如一只大鸟一样,滑向草地。

那伞的色彩,夜空下依然斑斓。     更有趣的是因特拉肯,仿佛是一座中国城。

耳边飘过的,多是我们所熟悉的乡音。

中国经济的腾飞,也大大的泽被了这遥远的欧洲小镇。 因被浓郁的中国情感染着,大医哼唱起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而恰其时,他的眼下正走过一个中国姑娘,蚂蚁立刻兴奋,大医,你的小芳!这姑娘,却不是一介村姑,而是一位十分优雅知性的美女,身穿一袭黑白格的呢质大衣。

她的莞尔一笑,而不是加以责怪,更增添了她的美感。

让我们的两位哥哥,更觉得幸福,也略略有些汗颜。     结束战斗的时候,我的足迹显示:22。

21公里!是不是越来越有战斗力?!    一样的晚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