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天地 > 情感电台

《卖白菜》读后感:社斗三哭

时间:2019-06-09 19:02   编辑:本站

《卖白菜》读后感:社斗三哭

社斗三哭相明祥莫言以神来之笔,写下了现实主义的杰作《卖白菜》。 印证着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 《卖白菜》上演的是一出现实主义的悲剧,它把人世间永恒的有价值的真善美撕破给人看。

莫言为了刻划塑造好社斗这个主要人物形象,在小说情节开端发展高潮三个阶段描述了社斗的三次哭泣。

第一次哭,发生在小说情节的开端。 从故事发生的环境来分折,时间上穷人过年如过关。

物质上是饥寒交迫。

一年收获的一百零四棵白菜已经陆续卖掉了一百零一棵,只剩下想用来包饺子过年的三棵。

精神上是年关将近。

贫穷落后的存在决定了母亲的意识,要把一直舍不得卖掉的三棵都卖掉,以度过这个穷人的年关。

因为过年的传统文化节日,穷得只剩下吃得比平常好一点这一精神上的念想。 才会感觉到一点点作为人的希望和尊严。

但当这个希望要破灭的时候,社斗的眼泪就涌了出来。

社斗向母亲哽咽着申述了不愿意卖掉那三棵白菜的愿望。

一个“涌”,一个“哽咽”,一字一词十分真实地体现了正长大中孩子的饥饿程度和渴望过年能得到的一点点物质上精神上的心理满足。 但家庭重担在肩的母亲为了度过年关决心卖掉三棵白菜。 与小儿子第一次发生了矛盾冲突。 结果只有撕破了孩子心中真善美的愿望。 这是饥渴的哭,悲苦的哭,本能的哭。

第二次哭,发生在小说情节的发展阶段。 从环境看,时间上为了能在赶大集上卖出个好价钱。 物质上,这三棵白菜,一棵是一百零四棵中最大的,一棵是第二大的,这两棵精神上是种白菜价值观上的慰藉,也是数量上的最多最优。 第三棵是最小的白菜,但它是有生命的有故事的白菜,它的身上凝聚了社斗和母亲的善良同情怜悯。

但由于又饥又冷冻僵了的身体麻木到不知不觉把背篓滑落肩头,摔坏了最小的那棵白菜。 母亲和社斗又发生了一次矛盾冲突,母亲错打了儿子。 这是冷酷的哭,怨屈的哭,情感的哭。

第三次哭,发生在小说情节的高潮阶段。 从环境分折,时间上大集已过,过年前再也没有机会卖出三棵白菜了。

物质上,三棵白菜经历了一次赶大集后,被剥掉了外面起保护作用的几瓣,脱了几层皮后重量轻了。

裸露在严寒中又冻伤了白菜。 数量少了质量差了这对社斗家来说是重大损失。

社斗和母亲感情上都是无法接受这样的残酷现实的。

精神上正确的价值观是核心,表面上社斗的赌气多算了一角钱,买主老太太就固执地把白菜退给了社斗家。

在教育儿子的本质上母亲确认这是社斗丧失优秀精神品质诚实的萌芽。 为人的说谎欺骗,行事的弄虚作假,小孩子的思想道德品质人格精神就是这样渐移默化的。

母亲的第一次流泪,是母亲把做人的精神境界放在第一的写照!母亲和儿子第三次发生了矛盾冲突,并把情节推向了高潮。 同时社斗的哭也使情节迅速托出了结局。

这是心痛的哭,悔恨的器,理智的哭。

在物质如此极端贫乏的环境中,最低层的劳动人民倘能坚守人类真善美的诚实品德,传承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神财富,莫言无疑是在坚持真理和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