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天地 > 情感电台

章节目录 第490章 还敢狡辩?彻底完蛋了!【1更】

时间:2019-07-12 17:55   编辑:本站

章节目录 第490章 还敢狡辩?彻底完蛋了!【1更】

死寂!一片死寂!四个字干脆利落,冲击了所有人的心神。 这一刻,寂得连风声似乎都静止了,只能听见渐渐加重的呼吸声。 离着君慕浅较为近的天骄,更是瞠目结舌。 众人都惊呆了,木愣愣地看着紫衣女子,耳边还不断回响着先前那番对话,这才确认自己绝对没有听错。 ——君,这里有一个贱女人在冒充你,她不要脸,她实在是太过分了,你快出来给她点颜色看看!——关你屁事。 几百几千次天骄盛会了,还从未出现过这样一幕。

还有什么比这四个字更打脸更可笑的吗你说人家冒充君,结果人家就是君!“唰——”再一次,众天骄的目光又汇聚到了脸色无比惨白的凤弦的身上,眼神都幸灾乐祸了起来。 也是因为被君慕浅给震到了,沉寂了有片刻,轰动被压狠了,爆发得更加厉害了。 “我可算是知道什么叫做专门把脸送上去让别人打了,哈哈哈,笑死人了,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人。 ”“可不是吗人家都说了自己是君了,她还在那里咄咄逼人,啧啧,这下被打脸了吧。 ”“哈哈哈哈——”听着这些话,凤弦的脸更白了,就像是兜头一盆冷水泼下,让她浑身冰冷。 不!假的……一定是假的!“哎,野鸡,你不是说你知道谁是君吗”天焕都笑疯了,神情痛快,“你现在说说,到底谁是啊”“这不可能!”凤弦捏紧了手指,她死死地瞪着紫衣女子,身子颤抖,“你不可能是君,不可能!”她就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不断地重复这三个字,眼神凶狠阴沉:“你在骗人!”君慕浅并不动怒,她挑眉一笑,风流恣意:“那我还真是很厉害,连天至尊都能骗过。

”此话一出,众天骄们笑声也更大了,皆是嘲讽的神色。

“嘘,瞧见没,她还在自欺欺人呢。 ”“没错,我们可是都听得清清楚楚,她给君传音,慕姑娘就如她所愿地接收了,这不就是她想要的吗”敖越也感觉脸上一疼,但他更多的是愤怒:“大哥,雪宜君那个女人好不要脸,她居然骗我们她是君!”若非雪宜君说她就是君,他们怎么会让她加入他们的队伍中亚龙族人虽然也喜欢美人,但对于他们兄弟几个来讲,看中地更多是实力。 否则,日日夜夜沉迷于温柔乡,如何成为一代天骄而敖冰,还是注定要登上王位的人。

“骗”敖冰不置可否,神色漠然,“也就骗骗你这种脑子差一筹的。 ”“大哥”敖越愣住了,“你早就知道她不是君了”“嗯。

”敖冰淡淡,“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不帮她一把”雪宜君的实力确实不错,可在那几天的接触之中,他发现此女心性委实不稳,容易受外界影响。 君的天骄值在他之上,纵然会有运气的成分在其中,但大体绝对不会变。 天穹境,本就是磨炼心境的地方。

敖越这下不解了:“大哥,那你还……”敖冰瞥了他一眼,竟是难得地说了一句俗话:“想看看她脸皮有多厚。 ”“大哥,一定要给雪宜君点颜色看看。

”敖越不甘心,“马上就要到最后时刻了,她一定会出来!”现在,敖越对雪宜君可谓是嗤之以鼻了。

还万灵第一美人飘雪峡谷也不知道是培养出了一个什么低贱的“天之骄女”来。 听到这句话,敖冰皱了皱眉,也没再开口了。 听着众天骄的嘲笑,凤弦再也无法忍受住了,她尖叫了一声:“你们都被她骗了!她就是一个惯犯,天天骗人,她不是君,她一定是把雪姐姐的黑色玉简抢走了。 ”这一句话像是终于把她给点悟了,她神情瞬即厌恶:“慕浅,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趁着雪姐姐重伤把她的黑色玉简拿走,再在这里招摇撞骗,我可不会这么容易上你的当!”话罢,凤弦傲然了:“大家说是不是几个月前那一幕你们也都看到了。 ”凤弦洋洋得意,自以为抓住了君慕浅的把柄,就等着其他天骄也恍然大悟,替她和雪宜君讨伐慕浅。

然而……这句话一出,天骄们都像是看傻子一样地看着她。

就连一向不怎么插手他人事情的宫暮云,也都掠来了一个略带冷讽的眼神。 “野鸡,你是第一次参加天骄盛会吧”天焕惊奇于凤弦的逻辑和思维,“不知道就算黑色玉简被抢走,也不能替玉简的主人掌管”“不,你说谎!”凤弦拼命地摇头,她咬牙,转身就跑,“我这就去找雪姐姐!”君慕浅眯了眯眸,并未阻止,反而就站在那里等着。

而就在凤弦还没有跑几步的同时!“轰隆隆——”苍穹深处传来了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巨响,仿若有惊雷在轰鸣,云层四散,滚滚而来。 不管是位于天穹境的那一个地方,都能听见。

天焕神色一肃:“老大,这是最后一战打响的征兆,我们必须迅速结队。 ”便是映照着他这句话一样,一直引导着天骄们的声音也响起来了。 “小辈们,现在才是你们真正大显身手的时候。 ”“老夫宣布,这一刻,天骄盛会全面升级,进行最后的大比拼,具体规则,也都传到了你们的玉简上了。

”“只有一个月时间,你们,可不要让老夫失望啊……”君慕浅越听越觉得熟悉,她拧眉,自言自语:“哪里听过呢”同时,暗处的青年也抹了一把汗,他也喃喃:“这次可不要再被兴师问罪了。 ”“来了!”雪宜君在远处,眸中爆发出强烈的精光来,“我们上!”“唰唰——”就在不少天骄还处于震惊茫然之际,一支人马已经汇聚了。

“雪姐姐!”见到雪宜君,凤弦大喜过望,“雪姐姐,你终于来了,慕浅刚刚还冒充你,说她是君,你快来证明啊。 ”一句话,让雪宜君的瞳孔一缩,眉眼顿时一厉:“你说什么!”慕浅是君凤弦就将事情讲述了一遍,愤愤不平:“雪姐姐,她真的好不要脸。 ”她没注意到,雪宜君的脸色也是一白,额头上都直接冒出了冷汗,脑海也被轰然炸响。

不……慕浅是君怎么能是!偏偏,不管是任何事情都要和她作对吗“哦——”君慕浅抬眸,唇边含笑,“正主来了啊。 ”“慕浅,你还敢笑”凤弦神色讥诮,“雪姐姐你说,她是不是在冒充”这一句话,又把天骄们的注意力给吸引走了。 有一部分人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到底谁才是君“没错。 ”雪宜君压着内心汹涌而来的嫉妒和厌恶,“便是慕浅抢走了我的黑色玉简,冒充我的身份!”只要她死死咬定,谁会知晓结果,就在话音刚刚落地的这一刻,一声蕴含着怒意的冷哼声突兀地响起,雷霆一般,响彻天地!“区区第三,还敢冒充第一真当老夫也那么好容易被欺骗”“哗——砰!”下一秒,众人就看到斗志昂扬的雪宜君忽然就倒在了地上。 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直接把她扇飞了。

天骄们都看傻了,惊喃出声:“老天爷……”凤弦这下也彻底懵逼了,她哆嗦着,腿一软瘫倒了地上。

谁会听不出这就是先前那位天至尊的声音天至尊,也来给慕浅撑腰但就是天至尊这么一句,才彻彻底底地说明了谁才是冒充者。

雪宜君疼得直抽气,她跌坐在那里,脑子嗡嗡一阵响,只感觉一直在被人抽着巴掌。 她万万没想到,天至尊会这么无聊,只是为了拆穿她,来替慕浅说话。

凭什么!众目睽睽之下,雪宜君脸上一阵火辣辣,除了羞愤,更多的是暴怒。

“我就知道,你有后台!”她冷笑了一声,“但是慕浅,你太不幸了,你的占有欲害了你,你若是把少君分给我,我也不会对你出手。 ”君慕浅的眼神渐冷,笑也寒凉:“先前,我真应该先替你治治脑子。 ”天至尊突然出来,她也有些意外,貌似她好像也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能引起他们的注意才对。

某尊主完全不知,她家美人已经连天至尊都警告过一番了。

不过,现在雪宜君终于现身了,那么她也该动手了。 君慕浅握了握手指,她倒是想看看,她这个实验品如何。

“慕浅,这个时候了你还嚣张”雪宜君气得胸腔内一阵气血翻涌,“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掉你,这最后的一战,就是你的葬身之时。

”雪宜君越说,气势就越加磅礴:“我说过,我会回来的,今天,你必死无疑!”她上前一步,灵戒上光芒一闪。 下一秒,雪宜君的手中就出现了一把奇形怪状的东西,像是一个圆筒,却有着把柄。

她缓缓抬起,直指紫衣女子的额心,唇边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来:“慕浅,你要完了。

”那是一个纯金属的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