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天地 > 情感电台

萌宝甜妻:总裁爹地要听话全文免费阅读 萌宝甜妻:总裁爹地要听话安莫墨祈寒最新章节

时间:2019-09-20 07:09   编辑:本站

萌宝甜妻:总裁爹地要听话全文免费阅读 萌宝甜妻:总裁爹地要听话安莫墨祈寒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试读:他冷冷的眼神直射向她,宛如一道利剑。

从她进来那一刻起,她就觉得说不出哪里有点不对劲,想不到,是他全程在看她表演!莫墨全身像是得了帕金森的病人一样在抖。

她曾经发誓,再也不要见到他,为什么老天这么不长眼,还要她再次遇到他?他掐着她脖子的一幕在眼前浮现,她的眼眶顿时湿润,心也像是被什么利器夹住了,疼,窒息的疼。 说好的再也不动情,可为什么终究还是做不到?黎明泽扭头,表情惊诧,似搞不懂一向在这种场合死寂般的祈寒为什么突然发话。 祈寒眼睛没有一丝丝的斜视,配合步伐一起,直直的走到酒桌前,俯视着早已瘫软的莫墨,如同横空降临的帝王一般。 修长的手指抓起酒瓶,将里面的酒悉数倒进醒酒器,然后是第二瓶,第三瓶......倒的满的不能再满。

薄唇微启,发出了冷酷到极点的声音:“全部喝完,再走。

”全部喝完?扫了一眼那醒酒器,少说也有一斤半吧。 莫墨的嘴角泛起一丝苦涩,在精神病院她被折磨出了胃溃疡,加上少了一颗肾,这些酒下去,不死怕是也得残废!所以她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 “喝,还是不喝?”祈寒寒眸紧锁着她,“不喝的话,酒的钱你自己付。 喝了,我来付。

”说话间他的唇线讥讽的扬起。

这个女人刚刚不是很能撩吗?那眼神,那娇滴滴的声音——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不知道她还能卑贱成这样!不对,她本来就很卑贱了。

不然他也不会发落她到精神病院。 只是,谁放她出来的?领口处精致的扣子发出莹莹的光,映照出两根形状好看的锁骨,性感到极致。

但这个男人的眼神,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冰冷,可怕。

莫墨眉头紧锁,脸色是那种纸一样的白,嘴唇紧紧的抿着。

喝掉这些酒的话,她可能要被抬着出去了。

可是,她还有选择的余地吗?三十万块的酒钱,她哪里付的起,花姐那边怎么交代?还有提成呢?她本还指着那笔提成送李子和小笙去医院......手攥了好几次,最后手指全部张开来,好似突然卸掉了犹豫。

莫墨释怀般的笑了一下,声音依旧妩媚:“好,我喝,只要你开心,要我喝多少都行。 ”说完,她抱起满满一醒酒器的酒,连倒入酒杯这一步都省了,直接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音乐刚好停了,整个屋子里都是她吞咽酒水的声音。

包厢里的所有人都在盯着她。

几个女公关冷冷的看她的笑话,没人愿意管这种闲事。 莫墨的脸很快就由苍白转为艳红,小小的身体微微弯曲着,在偌大的醒酒器的对比下,显得愈加娇弱。 一向不会怜香惜玉的黎明泽都皱起了眉头。 喝掉这些,确定不会死吗?他把眼神移向冷眼看着的祈寒,嘴唇动了动,但看到祈寒复杂的神色,就闭了嘴。

此时的祈寒脸色也不比那个喝酒的女人好到哪里去。 而且,他看起来好像对这个女人有点特殊?难不成向来是女人绝缘体的祈少,跟这个女人早就有过交集?如果是真的,那么这将是一个震惊富豪圈的重大新闻了。

想到这里,黎明泽的眼神中多了探究。 将最后一口苦涩的液体咽下去,莫墨抹了一把嘴角,扬起脸,挂起一个讨好的笑容,目光中早已被呛的挂满了泪。 泪眼的余光中映照出旁边修长的身影。

那身影蓦地往前一倾,一张俊逸的脸凑近了些。

他冷酷的目光落在她烧红了的两颊,冷冽的气息喷薄到她的鼻尖:“安莫墨,你真是够贱。

”本以为内心已经被折磨到生了茧,不会轻易再被什么扎伤。

可她发现,在他的话语面前,她的心跟**没什么两样。

祈寒他有一种超能力,那就是让她生不如死。 每句话,每个眼神,乃至每种语气,都能达到他的目的。 他早过说过要她生不如死,这次遇见,他定然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以此祭奠他的初恋白暖的在天之灵,不是吗?莫墨的嘴角浮起一丝凄凉的笑,眼泪像是一颗豆子一样,从眼睑处鼓出来,猝不及防,落到了腮上。 这一幕落在了黎明泽的眼里,他看一眼祈寒,忍不住上前劝阻:“祈寒,她就是一个小喽啰,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祈寒却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狭长的冷眼瞟到桌子上的十瓶啤酒,伸手拿了两瓶过来,拿起开酒器,咔咔两下就打开了。 修长的手指握住满满一杯,往莫墨的面前一推:“喝。

”黎明泽瞪大了眼睛,那十瓶酒是万豪的赠品,祈寒也要这女孩喝掉?这是要闹出人命的节奏!“祈寒,你这是怎么了,不开心吗?不开心我陪你喝点。

”黎明泽伸手去拿啤酒,却被桌子猛烈的晃动吓了一跳。

砰!是祈寒猛地踢了一脚桌子。

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得不敢大声出气。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那抹高大的身影已猛地起身,伸手抓起蹲在地上近乎瘫软的莫墨,直接拖到了门外的电梯口,径直去了三楼。 胃部的翻滚难以遏制,腰部的亏空让人感觉腰随时会断掉似的,眼前更是一阵阵的模糊,莫墨连走带爬,狼狈不堪。 她只有一个肾脏,吸收和代谢都要比平时的人慢了,这么多酒下去,全身上下都像是在酒水中浸泡过一样,散发出浓浓的酒精味。 “呕——”莫墨一忍再忍,竭力往下咽了一口,将那股翻滚压制下去,抬起快要噎死一般的死鱼眼,盯着那张发寒的面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在几乎快要晕死过去的时候,她依然记得,面前的人是祈寒,他有洁癖......而且,他是今晚她的贵客,是她得罪不起的人。

“不是故意的?”祈寒将她狠狠地甩到墙角,鼻孔中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安莫墨,你还是这么善于狡辩。 ”说着一把捏起她的下巴,“你今天出现在我面前,就是故意为了恶心我的吧,嗯?”他最讨厌女人喝多了不干不净的样子,而且,她当着他的面跟他的朋友调情嬉戏,还不是恶心他?“绝对没有!”莫墨忙不迭摇头否认。 不摇头还好,一摇更晕了,加上腰部虚脱的厉害,支撑不起她摇晃的身体,一下子栽倒在他的大腿上。 熟悉的清香味钻入脑海,她的脑海中蓦地浮起他那晚喝醉了把她压在身下的画面,也是这样的香水味,伴着辛辣的酒香——只是他的口中一直叫着白暖的名字......为什么要想起这些!莫墨吃力的扶着他的腿,颤抖着站起来,抬眸。 对上他黑檀般深邃的瞳孔,和拧紧的眉头,慌乱的把目光躲开,“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这儿,以后我一定离你远远的,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我发誓!”这话跟五年前的那句话出奇的相似。

祈寒的怒火没来由的更加旺盛。

“你在我眼里就是一只蚂蚁,你有选择的资格吗?”他恶狠狠的逼近她,看进她的瞳孔。

面前的女人,眼神水汪汪的看着他,小脸的每一处都透着无辜,可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女人,到底是有多恶毒,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也不会相信。

“是的,我没有任何资格跟你谈条件。

我**,我下流,我为了赚钱不要脸......”莫墨抬起手给了自己一巴掌,响声清晰明亮,“请祈少原谅我的无知,粗俗,没脸没皮。 ”祈寒原本厌恶的目光渐渐被惊讶取代。 这还是五年前那个光环闪耀的名媛安莫墨吗?“请祈少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不要跟我计较。

”在精神病院呆了这么久,她得出一条“珍爱生命,远离祈家”的真理。

所以,此时的她只有一个念头,即便把自己埋汰到灰尘里,也不能激怒祈寒。 小说《萌宝甜妻:总裁爹地要听话》珍爱生命,远离祁家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相关内容推荐:。